Fall Risk

To be interested in everthing.And live at present,enjoy yourself.

© Fall Risk
Powered by LOFTER

简离的世界 Past篇 片段一

Past

 

片段一

 

 

前篇:

 

 

比起神圣之土的广为人知,深渊的流言却只在A国扎根,就像是A国自以为的肥沃土地滋养出了邪恶的深渊。

黑暗。绝望。甚至没有哭泣,只是压抑得让人仿佛在生与死之间永久的徘徊,生者漠视你,死者唾弃你,你住在独一无二的深渊里,同深渊一起与这片土地扎根,只有你与深渊。

不过,嘛,深渊只是个传说。

A国铺天盖地的告示告诉你,不要接近边界,不要接近深渊。

 

然而随着流浪者和非法户口的增多,以及Knight团出的接近边界的任务越来越多,深渊不再有深入人心的恐怖效果了,哪怕是刚刚能够变成人形的非人类也不会相信深渊的说辞了。

 

深渊真的存在吗?

 

 

*

 

 

简离深以为那就是深渊了。

 

三百年前的过去。

A国自以为的优秀治安越往边界越发可笑。

 

黑市。

灯火通明的黑暗之地。

 

黑色的少年在一群色彩缤纷的孩子中格外突出,那些孩子或是人类或是类人类,不是从A国就是从接壤的B国被拐走,一个个的相当慌张失措,哭泣、大叫,随后被斥责、鞭打,哭泣和大叫化为隐约的抽泣和惶恐的窃窃私语。

简离纯黑的眼瞳冰冷,像是觉得无趣,又像是已然绝望。

 

母亲在自己面前被亲生哥哥奸淫,最终被逼得耻辱地自杀;父亲被关进所谓“驯爱之笼”,如同那些暴动的鹰一样受尽折辱;而自己……

 

他想起那个有着大海般眼睛的男人,挂着亲切无害的笑容,问他:“你的父亲出门了?”

之后也是那个男人,眼中却不再是温柔的笑意,变成可憎的令人恶心的对母亲的痴迷。

他的生死全由那个男人的一句言语,还是笑,深蓝的眼中却只有嘲讽和虚伪:“简离,你想要选择当你母亲的孩子,还是你父亲的?”

黑色的瞳孔毫无色彩,被迫抬起头的少年张开嘴,嗓子哑了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男人爱怜地磨蹭着他的脸庞,却又突然嫌恶地拿开手。

 

少年继承了父亲东方人的轮廓和母亲精致的五官,一眼望过去像是看到了他的父亲,细看之下却又觉得他更像母亲多一些,但无疑的一点是他完美地集结和继承了两人优秀的外表。

叫人嫉恨,叫人爱恋,这两种情绪在深蓝的眼下隐藏着翻搅着。

 

“国王,您的决定是?”

“把他送到黑市吧,会被什么样的人选中或者干脆被抛弃在黑市,我已不想再听到和看到有关那个东方男人和他的孩子的任何消息了。”

“那么,公主的尸体该如何安排呢?”

“他偷偷把她葬了吧?我不想打搅她黄土之下的灵魂。”国王沉思了片刻,答道:“我要为她举行世上最为盛大的葬礼。”

“国王,有关圣……”

少年毫不抗拒地被粗手笨脚的侍从们拉上了颠簸着的马车,马儿长鸣,几天没有进食的身体不堪折磨,恍惚的精神最终选择了沉眠进黑暗,没有以往的快乐,没有现今的悲惨,也没有将来的任何期待和失落。

 

 

几天之内,从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摔落进泥潭。

然而泥潭却是个无限下坠的沼泽,那样暗无天日的生活永远没有终结。

 

被送进了黑市的简离并不受欢迎,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的母亲那样欣赏东方人的长相和东方人内敛的性格,而少年空无的眼神可以代表他近乎是阴郁的,想要孩子的夫妻不会找这样的孩子,甚至有着奇怪性癖的顾客也更偏向于选择金发碧眼的漂亮孩子。

 

简离作为商品被搁置了百年。

最终,也没有人买下他。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