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Risk

To be interested in everthing.And live at present,enjoy yourself.

© Fall Risk
Powered by LOFTER

第三章 所谓故人

第三章 所谓故人

 

 

一大早冯子祥就被一通电话叫醒,连早饭都没做就拖着少女匆匆离开了。

也没想到他急忙之中哪里生出的胆子,或许是因为察觉到林寻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逃开,离开前他竟在林寻知的脸颊上轻吻了一记,温柔道:“等我回来,和你说这件事。”

 

于是林寻知就真的等在家里了。

写完了杂志社的约稿,上午林寻知的心情不错,尤其是许久未见的大忙人给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

 

“喂?哥?”

“诶,小行啊,怎么今天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那边是藏不住的疲惫和喜悦,“哥。我三个月后回国。你可得来接我。家里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不过,我迫不及待回国了呢。”

“得得得,当初是谁说不想再呆在这里啦?又想念起来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转而带着丝歉意郑重道:“那时候不懂事,后来到了国外,我不也很快就认错了嘛……哥,你还要为难弟弟啊?”

“哪能啊。”一想到多年未见的林寻行要回来了,林寻知心情大好,毕竟他和父母不亲,也就和也就过世的爷爷以及这个懂事的弟弟最亲了。要说他最疼爱的,也就是这个弟弟了,“我自然是疼你都来不及。你还不知道吧,你哥哥现在也算是个名作家了。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让你看到林家家主竟然在吃泡面。

 

提起过去的事,两人均是一阵无言。

最后似乎是林寻行那边出了什么事,先行挂断了电话。

 

本来还很开心的心情又低落了一点。林寻知想,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却对弟弟的苦手无能为力,还倒过来要让弟弟帮自己……真是……他内心不禁指责自己。想着林寻行来了,一定要好好招待他。要让他明白,自己是想好好做这个哥哥的。

 

眼见已经是午饭的点了,估摸着冯子祥也快回来了,他心想冯子祥昨夜都那么累了,今天要还让他做午饭,他岂不是真成了……想说什么词却又什么也想不出。林寻知便决定今天自己下厨,想到冯子祥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惊喜得发光的眼睛,林寻知也不知为何心情就放晴了。

 

他没有回来。

不过冯子祥打了个电话来,虽然尽量维持往日的温柔,却让林寻知明显地感觉到其中的缝隙,却又无法出口询问。

 

看着面前两大碗面,想自己再海量估计也吞不下去。本想打电话让何常遥帮自己解决,但想到冯子祥不愿意让外人进这小公寓,便也作罢。嚼蜡无味地吃完一碗面,另一碗实在是动不了了,汤面都黏在一起了,饶是看不惯浪费的林寻知也吃不下去了,只好愁眉苦脸地扔掉了,心想自己难得想为冯子祥做件事,竟然没赶上他有空。

 

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消食,好看的男主角对着好看的女主角说我爱你,这是年代少许早些的电视剧,男主角瞅着还有点眼熟……林寻知觉得自己还真是太闲了。闲得想到自己似乎很久没找唯一的死党,兼任损友,顺便偶尔还能发挥一下竹马精神见义勇为什么的,那个何常遥玩了。怪不得那么无聊,何常遥不在,燕尧南又……

 

不过何常遥家规很严,再加上何常遥似乎在军部里混得挺如鱼得水的,两人联系不如以前那么多了,当然啦,林寻知有自信,即使不常联系,两人却仍旧是亲密如初的友人就是了。上次他回H区的时候抽空才和他小聚一场,似乎忙着跟各种公子哥们应酬,暂时脱不开身。但林寻知对于麻烦友人这件事几乎是做得毫不亏欠的,没想到电话打过去,立马就有人接了。

 

“哎哟哎哟,名作家得空来找我了?”那边何常遥还是一副没轻没重的痞子样,“怎么?最近冯子祥跟的紧了?”当初冯子祥与他有约定的时候,林寻知立马就告诉自己这个死党了,结果好一顿嘲笑,但好歹也给了几条建设性的意见……虽然因为冯子祥的一次意外,这些方法都没用上就是了。但,何常遥是林寻知身边最可靠最值得信任的人,这一点绝对没错。

 

毕竟是临了三年的限度了,林寻知无奈道:“我答应一直陪着他。”

 

难得没得来什么嘲笑,林寻知估计何常遥误会了,赶紧开口解释:“只是前一次我发现他精神方面有一些不太好的地方,这次留下来,自然不是永远。只是你想,毕竟有人那么喜欢你,总不能因为自己让人家旧疾复发吧?”

 

何常遥却还是一言不发。

 

林寻知继续说:“我留下来,希望能够找到方法救治他。毕竟像这样的病……”

 

“林寻知。”

 

平日里没个正形的友人突然那么严肃,林寻知也觉得似乎说错了些什么。

 

“爱并不是毛病。”

 

“怎么了何常遥?很少见你发出这样的感慨啊。你不是一向认为爱是穿肠毒药吗?”

 

“认为是一回事,怎么对待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何常遥立马转移了话题,“怎么?无聊了?春闺寂寞了?诶……这不是午饭点嘛。冯子祥没回来?”

 

“他没回来。你说的没错,我、寂、寞、了。”林寻知噙着笑,和何常遥说话就不会觉得勾有什么心怀鬼胎,没那么多障碍,便也就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了。

 

“出来玩吧。甭管冯子祥了,我跟你说,这病我可会治了。”何常遥那边得意忘形的样子让林寻知忍不住发笑,“就让他不见你几天,保准你说什么都听,哪还能像现在这样,跟囚禁真没啥两样了。”

 

不过林寻知还不得不灭了这小子嚣张的气焰:“警告你哦,我晚饭前得回去。”

 

“……好好好,你是大少爷。当然都听你的。”

 

到了约定的地点,也不知道何常遥这是要做什么。林寻知知道自己有那么丁点文艺细胞,可也知道何常遥这种心思粗糙的汉子肯定是不太喜欢茶餐厅这小清新的格调的。

 

“怎么了?”看见何常遥带着个墨镜牛逼哄哄的样子,林寻知不禁满脸黑线:“你这是要整什么幺蛾子?”

 

“我就知道,看你这么萎靡不振的样子,身体和心灵都空虚了吧。”何常遥淡定地吐出这段话,“我自然是带你去找灵感的。”

 

“……你会那么好心?”

 

“嘿嘿。”何常遥只是笑,“你知道吗……”暧昧地探过身在林寻知耳边吹气,“有一个人,可被各种玩艺术的人当成灵感的源泉呢。”

 

“哦?真有那么神奇?”

 

“我保证你会很高兴看见他的。”附赠神秘的笑容,何常遥又立马坐回了原地,招呼着赶来的人,“阿北,在这。”

 

一脸拽样带着墨镜的人冲着何常遥颔首,然后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何常遥身边,只是那人一抬头,却忍不住摘下了墨镜:“寻知哥?!”

 

这是张漂亮得精致的脸,熟悉的青涩脸庞成熟了不少。

 

“小北?”

 

真没想到何常遥说的人竟然是燕尧北。

 

“寻知哥,好久不见了。我想这何少尉说要给我引荐个什么人呢,没想到竟然是你。”他心情大好,虽然一直被外人评价为阴晴不定的耍大牌,但在林寻知面前只是个阳光开朗的小弟弟罢了。

 

“怎么,寻知哥想拍电影了?唔…给我点时间的话,电视剧其实也没问题。”

 

“不、不,没这回事。”

 

“……那寻知哥找我是有什么事?”那人用直勾勾期盼的眼光看着自己,林寻知总觉得这眼神和冯子祥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像,却又觉得自己多想了,大约是因为身为演员本身眼神就带着戏吧。本身自己和燕尧北之间最大的联系也就是燕尧南了,冯子祥也就算了,怎么可能人人都对自己存着那种心思呢?

 

“也……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叙叙旧。”要说他和燕尧南叙旧倒也正常,但和燕尧南,他总觉得回不到当年把酒言欢的时候了。

 

“和我叙旧?”燕尧北近乎是要傻笑起来了,可他眼神黯然下来:“你是来找哥哥的?”

 

“不,就是找你。”

 

“别说笑了。寻知哥,你和我有什么旧好叙的?”说着,他有些怨恨地瞪了身边的何常遥一眼,何常遥却只是看着窗外,嘴角挂着笑,跟思春好像没什么两样。

 

林寻知尴尬,他和燕尧北的确没什么好说的,甚至当初对他那么好,也是因为发现自己好像对自己的亲生弟弟没法进行好哥哥的责任……才找了这么个替代品。后来经过燕尧北的介绍,和燕尧南一聊如故,那之后似乎就不怎么联系燕尧北了,就算是联系,也不过是为了找燕尧南。后来与燕尧南断绝,和燕尧北自然也是断了联系。他现在在燕家自己的娱乐公司里工作,正是事业蒸蒸日上,人气如日中天的日子。

 

想到刚才看的电视剧,那似乎就是燕尧北的成名作,说到导演不就是燕尧北吗?

想到燕尧南,林寻知还是心里有些隐隐刺痛。

 

“诶,”何常遥仿佛做了一场梦似得,回过神来,见到两人相对沉默不语,身边的人还散发着阴沉的气息,他却笑得更开心了:“怎么,阿知,没找到灵感?”

 

林寻知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我一开始还以为你要带我见流大师,没想到你竟然带我见的是小北。”

 

“有什么关系嘛。”满不在乎地揽住燕尧北,何常遥故作花花公子样,“阿北可比那些胭脂粉黛好看多了,你难道真没得到什么灵感?怪了……”虽说是奇怪,何常遥却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可是我见各种艺术大师可都想着描绘阿北的裸体呢,阿知,我说是不是你艺术修养不够啊?”

 

燕尧北近乎盛怒,难道何常遥把他带到这里就是为了让他难堪?他已经那么久没有见过寻知哥了,这个何常遥是何必呢?但碍于燕家和何家实力悬殊,他只能忍耐。

 

直接无视何常遥话语里的调侃,林寻知很快抓到了重点:“你说裸体?”

 

眼见何常遥又要接腔,燕尧北忍无可忍,他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引得众人频频朝这里看,终于,何常遥面色也不再如常了,道过谦之后拉着燕尧北坐下来。

 

“小北,这是怎么一回事?”按道理说,燕尧北在自己家的地盘工作,即使娱乐圈真有那浑水,也不该是燕尧北来淌啊。或许是因为习惯了,林寻知对于燕尧北还是有着对弟弟照顾和关爱的情感。

 

燕尧北心里欣慰却又多了更多的苦楚,原本一辈子不见便以为可以遗忘,哪里是那么容易遗忘的?他风轻云淡地坐下来,面无表情道:“不过是一些烦人的家伙。毕竟做这行的,抛头露面任人评头论足也多,有什么轻薄之辈也很正常。哥哥他们都会帮忙解决的……”若不是因为当初这人的一句话,燕尧北又岂会愿意出来抛头露面?

 

“这样啊……小北,你热爱这份职业吗?”权衡再三,林寻知还是决定问出这个问题。他为了写作吃过不少苦,可是凭着那几乎毫无理由的爱,他才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在梦想和生计之间来回徘徊,时而痛苦时而快乐得忘乎所以。

 

“你呢?”

 

“啊?”林寻知不明白燕尧北在问什么,“我当然是爱着我的职业的。”

 

“寻知哥,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什么话?”

 

燕尧北深呼吸,最后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说:“我自然是热爱的,不然我可以做任何事,干嘛非得遭这份罪?你若是还记得你和哥哥的约定……有戏要拍的话,希望寻知哥能赏脸送我个角色。”燕尧北笑起来,那张完全长开的脸藏着无数的情绪,方才还不觉得,现在看着有些朦胧的脸庞却狠狠地撞了一下林寻知干渴的心灵——那源泉,甘甜而苦楚。

 

“不多说了。我待会儿还要赶个节目。再见了。”燕尧北匆匆离开,这时才发现从门口出来几个人,像影子一样紧跟着燕尧北。

 

林寻知哑然,想到刚才自己对燕尧北的关心,就觉得自己是多虑了。

 

“怎么了?美人不见了,这会儿就思念起来了?”

 

转眼对上的就是何常遥亮闪闪的眼睛,那其中欲说还休的味道,怎么看都觉得令人生疑。

 

林寻知心中一愣,这怎么不太像何常遥?

 

不过何常遥很快就恢复如斯了,刚才的反态只存了一瞬即过。

 

“接下来去哪玩?”

 

“去哪都行,不过可别再给我整出什么故人来了。”

 

“哪能啊,见到阿北你不开心?”

 

何常遥这幅似笑非笑表情,林寻知说开心或者不开心估计他都会冷下脸似的。

 

“哪里能拂了何大少爷的意?既然带我来了,我当然会开心。”也算是卖何常遥一个人情了,反正这么多年朋友做下来,林寻知还不了解何常遥?

 

“就知道你会开心。”何常遥心里一怔,毕竟林寻知若真叫他大少爷了,那大抵就是不想和他就这一个问题纠缠下去了。何常遥不太爱动脑子,但对于林寻知的一举一动,他却是敏感得不得了。饶何常遥何少爷千般心思,就独独牵系在林寻知的事情上了,“不说了,难得我们两个人都有空。不管这些事了,接下来我们去个好地方。”

 

何常遥说得好地方能是什么好地方?被拉到在下午人还不算多的GAY吧。林寻知头难得疼起来了:“我说何大少,你拖我来这是要做什么?”

 

要说林寻知在知道冯子祥对自己有那点心思之后还没落荒而逃,恐怕还是托这个没正经样的何大少的福。当时何常遥要进部队,那些狐朋狗友都没喊上,就叫了个林寻知,到了个还算保守的GAY吧,在那边一边喝酒啊一边还诉衷肠。

 

林寻知当时也就模模糊糊地听着,毕竟他总觉得这地方不太舒服。

结果何常遥一句话一下子把他打了个激灵,“阿知阿知,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虽然不太记得当时他们谈了点什么,但那时候何常遥甜腻的口气他还是清楚在耳的。

“嘿嘿,阿知,你知道吗,其实我对你……”那个眼神,吓得林寻知直接把酒给撒了。

“切,那么容易就被吓到了。”何常遥很快恢复了脸色,“你歧视同性恋啊?”

“不不不不不不不……只是你?”

何常遥捧着肚子笑:“你以为我真对你有意思?”

就是因为有了这一次糟糕的听别人出柜经历,林寻知在听到冯子祥告白的时候,还和他打趣说你说的真没何常遥真呢……这件事且不提,如今何常遥又要找他来这GAY吧,谁知道他心里又有什么坏茬了?

 

“你们这群玩艺术的人……”林寻知总是对何常遥说,自己不只是在写小说,更重要的是在写小说背后的东西,何常遥哪懂这些,他搞不懂的东西就都归为艺术,林寻知知道他是孺子不可教也,就也没跟他就这个问题多纠缠了。

 

“我们怎么了?”

 

何常遥就瞅着林寻知,“你怎么跟他们不一样呢?”

 

“你说同性恋?”

 

本以为何常遥指的是这个,没想到何常遥摇摇手指,笑开了:“都说十个玩艺术的里九个都很花心,女伴或者男伴几乎个把月换一次,你难道就是剩下的那一个?”

 

林寻知有些想笑,他本身也对那些自称搞艺术其实只是在乱搞的人非常不屑,林寻知所谓的谦逊不过是自我清高,但他认得清楚自己,也在奋斗和努力,所以更加不耻那些人。可他的确现在一个伴都没找过……身边的女人偶尔出现几个也都是工作伙伴之类的关系,他也从未对她们产生任何悸动。

 

难道林寻知要说,我已经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事业吗?其实并不是如此的,林寻知偶尔也会幻想自己有一个温柔可人的妻子,眼光和见识像燕尧南那般优秀,无需多么美丽,如果能够像冯子祥一样无条件支持自己的事业……想到冯子祥,林寻知就不再继续想下去了。

 

他苦笑一声:“和别人不一样又有什么办法?我还说你和那群富家公子们混在一起,身边不也没过一个伴吗?”

 

何常遥懒懒道:“我跟你哪里一样?他们偶尔也会玩男人,可跟我这——”他指着自己的胸口,扯开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完全没法契合。”

 

林寻知默了:“你家里……”

 

何常遥的家庭,怎么会让他成为一个同性恋?直到现在,知道何常遥是同性恋的也就只有自己了……为何只有自己?

 

“不谈这件事,本来其实就不是带你来见小北的……一直有个人想带你见见罢了。”

 

“哦,你的情人?”想着总归得有个人让何常遥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这件事,再加上此情此景,林寻知就觉得是何常遥要给自己介绍人了。

 

“哪能啊,这家伙……清高得很,怎么看得上我?”说完挪揄地瞧了一眼林寻知,“瞧上你倒有可能。”

 

“阿知啊……”感到背后有人,林寻知没听清何常遥的话就回过头了。

 

君子如玉,清雅高贵。

而且还带着陌生的熟悉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