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Risk

To be interested in everthing.And live at present,enjoy yourself.

© Fall Risk
Powered by LOFTER

第两间房

他留下了一份遗书,对自己的罪行一一招认。

这件连环杀人案终于在那间破败的小屋子里结束了。

 

几天之后,留鹤在案前沉思。他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过饭了,那个本该由他亲手抓住的凶手却自杀在了屋子里,留下了招供的遗书,明明该是两全的结局,却透着一股子诡异,这份诡异让他不敢轻举妄动,时时刻刻在关注着那个男人留下的唯一联系——

 

女孩仿若是一波清澈无助的水,水蓝色的裙子轻易被风吹起,命运随其摇摆而堪堪坠落。

 

很难形容这个女孩给人的感觉,以及她对自己父亲的想法,父亲在世时,她总是想尽办法去照顾他,可是谈及她如何认为父亲,却往往沉默或者避而不答。

这种行为不言而喻着一个事实,这个女孩曾经遭受自己有精神病史父亲的残忍对待,但她却全然忍耐下来,用爱和宽容去应对。

 

如今父亲离开,只剩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在这个世上。留鹤不禁叹了口气,灭了灯躺在床上,女孩在阳光下隐隐约约的笑容突然浮现在脑海,他想——明天去见见那个坚强的女孩子吧。

 

 

这件事被搁置了。

因为那起事件,再一次地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之内,比以往的任何一次更要骇人,因为这如出一辙的犯罪手法,都昭示着男人的“阴魂”没有消散。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