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Risk

To be interested in everthing.And live at present,enjoy yourself.

© Fall Risk
Powered by LOFTER

第二章 初次同床

第二章 初次同床

 

 

林寻知回到冯子祥的房子时,冯子祥还没回来。亿兆随意地扫了一眼这间公寓,就直接坐到沙发上了,还示意林寻知也坐下来。

 

林寻知皱了皱眉:“子祥不太喜欢外人来这。”

 

少女玩着头发,笑道:“我不是外人。”

 

林寻知说:“不是这样的。”其实冯子祥对他说过,这间房子是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别说亿兆了,估计就是冯子祥的父母来了,他也会拒之门外——虽然把自己的前辈形容得如此顽固,但事实如此。

 

“噢,这是他买来金屋藏你的?”少女满不在乎,“这也没关系。如果是你带我来的,冯子祥就算不愿意,也得让我呆在这。”

 

得知冯子祥的信仰就是自己之后,林寻知还是有点茫然的,却不得不相信少女的话,但又皱眉:“我干嘛非得要你留下来?”

 

“很简单。冯子祥需要我,虽然比不上需要你来得强烈。如果你能带我来,他得有多开心呢?不过……你是不是怕他误会什么的?”

 

少女真是长了一张伶牙俐齿的嘴。

 

“被你猜中了。”

 

“那我便说是我强逼的你呗。唉,冯子祥不是快回来了吗?怎么还没回来?”

 

林寻知也觉得奇怪,冯子祥往往都会赶着晚饭的点回来,虽然他没有明说,林寻知也知道这事冯子祥当年说的先培养感情的一种,三年如一日,他从来都没有迟过……有时候反倒是冯子祥这个大忙人在家里等着有事出门的林寻知。

 

林寻知等着冯子祥,这倒是件稀奇事。

 

但冯子祥果然没有让他多等,两人正傻瞪着眼嘀咕着的时候,冯子祥就匆匆进门了,虽然脸上依旧有藏不住的疲倦,却仍掩藏在看见林寻知之后绽放的笑容中。

 

“寻知,我以为你今天不会回来吃晚饭了。”毕竟林寻知真要疯玩起来,可还真的是谁都拴不住的。冯子祥掩饰住惊喜,待看见站起身的少女的时候,眼睛却不可抑制地亮了起来,他看看林寻知,又瞧瞧少女:“真没想到寻知你这么有本事。”

 

冯子祥从不吝啬对林寻知的夸奖,林寻知只好打个马虎眼过去,愈发好奇冯子祥和少女是什么关系了。

 

“疯子,看见我高兴吗?”少女看起来似乎更加高兴一点。

 

冯子祥点点头:“我以为你被胡……”他神色局促地掩饰过去那个名字,又笑了起来:“寻知、小兆,你们都饿了吧?还傻站着干什么。”说着拎起让人急忙买来的菜,“坐吧。我去烧饭。”

 

“哦?你还会做饭?”少女很惊讶,以为像冯子祥这种被培养成政治继承人的人,哪里来得空学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

 

冯子祥没有回复,就直接进了厨房,很明显,他不想提到这个问题。林寻知想冯子祥会做饭的原因连自己都没认真谈过,又怎么可能告诉这个看起来就有些危险的少女呢?

 

好在他和少女也不是敌对的关系,因为冯子祥的关系,以及林寻知那永远也填不满的好奇心,再加上少女对林寻知似乎也着实有兴趣,两人在冯子祥出来叫林寻知帮忙的时候竟还聊得热火朝天。

 

“你是说,冯子祥这家伙真的会养宠物?”

“是啊。”林寻知似乎在回忆什么,“只是我对动物皮毛过敏,实在是受不住……他……”他就为了自己,把以前的爱好一并舍弃了。

少女沉思,她可一点也不觉得冯子祥是那种会对小动物感兴趣的感性的人。

 

冯子祥听见他们正在谈论养宠物这事,有些愁苦地皱了眉,再唤了一声,才把林寻知从回忆中叫回来。

 

饭后,林寻知帮着冯子祥洗碗,虽然现在自己有能力付房租了,但想着冯子祥提出的那一丁点的房租,哪里抵得上这块地界的房价丝毫,可林寻知没法拂冯子祥的意,就只能做这些事来抵消心里那些愧疚感了,却没想到这也让冯子祥正中下怀。

 

洗碗的时候,有些无聊,太安静的也让人心里不爽。林寻知便开口提到了宠物那件事。

 

冯子祥刷着碗,神情不变,口气温柔:“其实我养宠物,也只是为了你而已,所以你不必觉得亏欠我什么。”

 

这一句话说得林寻知又是一愣。他三年前想不出,三年后也想不出冯子祥为何对他如此执着。

“子祥。你对我……真情实意,我都看在眼里。我实在是无法回报……”

 

“别说了。”冯子祥停下了刷碗的动作,他微微仰头看着林寻知:“你要是真觉得亏欠我什么,就想想看怎么给我一个满意的回应吧。”

 

转而又若无其事地开始刷碗,盘子都快被刷得蹭蹭发光了,他却仍旧不停下来:“你想要辜负我,我当然没有办法拒绝。”

 

得了。

这是逼着林寻知答应?

 

少女冷不丁出现在厨房门口,懒洋洋道:“我发现你们这怎么就只有两个卧房,你想我睡哪?”

 

现在不过七点钟,少女竟是要睡觉了?

 

冯子祥匆匆堆叠起碗筷,洗干净手,拉着林寻知出了厨房。

 

坐在沙发上,少女困得几乎睁不开眼:“喂,祥疯子,你打算亲自陪我睡呢,还是让……”话还没出口呢,冯子祥就厉声拒绝了:“不行,我陪你睡。”

 

“不行。”少女一下子醒来般,睁开惺忪的眼,疑惑地看向立马替少女拒绝的林寻知。

 

“男女……男女授受不亲。当然得是你一间房,我和子祥一间。”

 

“噗。”少女顿时笑开了,困意也散去不少,瞅了眼有些愣神的冯子祥,道:“有时候女人不需要防男人,你难道不知道?你这人怎么那么无聊呢。”

 

林寻知顿时哑口无言。他如果说,是怕少女伤着了冯子祥,岂不是很可笑吗?

 

“那,我和你一起。”本来想下定决心了,毕竟对自己林家家主的身份,以及自己引以为傲的定力,和少女睡在一起是最好不过了。

 

只不过他对自己那么自信,冯子祥却不这么认为。想到林寻知可能是对亿兆有了男人对女人的心思,心里就不是滋味,他出言讽刺:“难不成未婚男女睡在一起是合理的事情了?亿兆,你当然是要单独一间房。”

 

此话一出,林寻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不希望看见冯子祥和少女睡在一道是真真切切,至于自己和冯子祥……他没由来地信任冯子祥即使对他存着那份心意,却也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于是,少女就大大咧咧进了主卧,打了个哈欠关上门,笑眯眯:“晚安啦小说家,还有晚安,疯子。”

 

房子里又回归了安静,就像是三年前一样。只不过三年前,两人先后洗完澡,进的是不同的房间。即使冯子祥心里藏着什么旖旎的意思,又怎么敢惊动这平和美好的生活。

 

为了掩饰尴尬,林寻知道:“你先去洗澡吧?”

 

冯子祥点点头,想到今天能与林寻知同床共眠,即使做不了什么,吃吃豆腐也是可以的,便就有些欢欣雀跃,洗澡的时间也比平常久了点。

 

林寻知今天倒是匆匆洗过,拿了本书,就和冯子祥躺在了一张床上。

 

冯子祥见林寻知拿着书爬上了床,皱了皱眉:“你又在床上看书。”

 

林寻知不好意思地笑笑,看见冯子祥脸上的倦意,低声道:“要是太亮了,我去客厅吧。”

 

“别。”冯子祥下意识抓住了林寻知的手,“明天,明天我便叫人把亿兆带回去。”

 

提到亿兆,林寻知倒也顾不上看书了,在冯子祥诧异的目光下,一下子钻进了被子里,反握住冯子祥的手,黑夜中林寻知的眼睛发着光亮,冯子祥自然清楚这光亮意味着什么:“你想问我那女孩究竟是什么身份?”

 

林寻知点头。

 

“我……”冯子祥幽幽地看着林寻知,“告诉你也未尝不可,只是一个问题交换一个问题,怎么样?”

 

林寻知想到冯子祥会问他什么问题,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不为难你。我只想问你,当年那个约定……再延长些日子,怎么样?是多少天,可以商量。”放软了语气,冯子祥的眼睛亮着,却又藏着晦暗。

 

林寻知闭上眼。他从未想过自己是多么有魅力的人,能够吸引到像冯子祥这种人,甚至让他以这样软弱请求的姿态……若是他可以接受?想到父母对自己的忠告,他终于还是挥开了这个念头。

 

他道:“子祥。我不是不喜欢你,你知道的,只是那种喜欢和你的不一样罢了。而且……我永远也无法喜欢上男人。”说着,林寻知似乎意识到自己还握着冯子祥的手,赶忙放开了。

 

冯子祥浑身一颤。三年前的林寻知这么对他说,三年后的林寻知依然是这样。胡怀玉说他永远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果然是没错……

只是他舍不得,这三年的每一天他都舍不得,没有林寻知在身边的日日夜夜是多么得难熬,他已不想回到那痛苦得近乎快要被遗忘的时光了,他紧紧地又抓住了林寻知的手,将姿态放得更低,故作笑容道:“我问的又不是这个问题,林寻知,你怎么答非所问呢?”

 

林寻知承认自己有些心疼的情绪,但他还是能分得清爱与其中的区别的。

 

见林寻知不回答,冯子祥只好继续说着挽留的话:“你和我在一起不开心吗?比做林家家主,比租那种小公寓要好多了吧?你若是不想,我自然不会逼你。只要一直像这样,一直像这样……不好吗?”

 

林寻知哪里能说半个不字,他不想见眼前人再这么难过下去了,便又握紧了手:“我会的,一直就在这里陪着你。”冯子祥心里似乎有一块伤疤,他一直都这么隐隐约约察觉着,却又不知该从何下手。

 

“恩。”冯子祥淡淡笑出来,悬着心终于放了下来,原来泫然欲泣的眼也变得亮闪闪的,“你还想要听那少女的事吗?”

 

林寻知见冯子祥虽然努力强撑,但其实已经困得话都说不太利索了,便捻起被子,打了个哈欠:“今天太累了,先睡吧。”

 

冯子祥知道以林寻知的好奇心哪会放过这么有趣的事情,是体谅自己所以才会提议睡觉,他握住林寻知的手,浅笑着进入梦乡。

心里,似乎美滋滋的。



-----


总觉得冯子祥这卷能完结就不错了。话说也挺委屈他的…其他的卷都是男主单独,这里得是=L=。想到物语第十二集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