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Risk

To be interested in everthing.And live at present,enjoy yourself.

© Fall Risk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们在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C.1

 

2015.2.14 星期二 阴

 

我的前妻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飘逸、柔顺、乌黑、芬芳的长发,它从不愿乖乖依附着她美妙的胴体,时而会由于热情奔放的汗液粘腻在我们彼此相结合、毫无距离的、合二为一的身体上。

 

“痒。”扬起的白色羽毛轻轻在心尖抖落着绒毛,她的声音既是鸟儿不尖锐的歌鸣,又是风铃在我这渴望却又故作矜持的风声中丁零当啷。

 

“你穿那件黑色的更好看。”

“我以为你会说我不穿更好看。”轻佻却丝毫没有淫荡的感觉。

 

黑色的蕾丝勾勒出她完美的躯体,胸前是傲人但绝不过分的柔软,若是触碰,你将如何克制住自己想要揉碎她的想法?

 

“无需克制。亲爱的。我是你的。”

我将占有她的全部。

这点自然无需任何人阐明。

 

 

她为何会成为我的前妻?

我该是最爱她的。

她身上流淌着的血液也是如此得高贵而让人想要侵犯……

 

 

C.2

 

2015.2.15 星期三 不明

 

 

是怎样美丽的身体,怎样吐出诱惑的语句,让人无法离开那舒适、肮脏却又圣洁的如同身体一样柔软的床?

 

干练的身材,既不过分张扬,却也有几分隐藏在内的肌肉。

线条刚硬却又柔美,平坦的背与平坦的胸膛透着诱人的光泽。

 

扬起的脖颈,血管中隐藏着的,那血液也是甜美甘香的。

 

“你要把我咬破吗?”

“我要把你干破。”

 

触碰到的是光滑温暖的躯体,为之疯狂。

 

“那么,来吧……”

 

夏娃何必拥有女性的躯体?只要有那磁性的声音撩拨在心尖。

 

 

“亲爱的。我真没想到我的弟弟会是破坏我们感情的真凶。”

 

两具完美的躯体。

一具正在我的身下,他的呻吟和诱惑的姿态怎能让人停止?

一具正在睥睨众生,她那美丽却透着凌厉的双目让人深陷。

 

我爱他。

我爱她。

 

“亲爱的,难道你仅仅只是爱着我的躯体?”

C.3

 

 

世人将爱情看得如此美妙、神圣,珍贵却又似乎触手可得。

 

2015.2.16 星期四 何必在意天气

 

 

“亲爱的,放下枪,让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

当我们谈论死亡的时候,我们就像谈论天气一样自然。

 

“那么再说一遍吧,你说过无数次的,‘我爱你’。”

“要知道……方才你还在不停地诉说着你对我的爱意。”

 

“我无法都爱吗?”

当我们谈论性爱的时候,我们就像谈论爱情一样向往。

 

“如果你忘了,我再提醒你一遍什么是你日日夜夜强调的独一无二的。”

“现在我即是你的独一无二。”

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

 

“我们结束了。”

“亲爱的你是……”

“你们两个人,与我,都结束了。”

 

若你拥有想要占有的人,血液都将会崩裂出。

若你被人想要占有的话,血液都会被冻僵的。

 

两具丑陋的躯体。

一具肮脏如斯软弱不堪。

一具故作深情令人作呕。

 

“把枪给我。”

 

 

 

当我们真正触碰到死亡,和触碰到性爱一样,颤栗、恐惧、兴奋、无法踏出的第一步、而后永无止境的快乐。

 

 

 

 

“S—T—O—P!”

 

 

夏娃何必是女人?若要品尝禁果,自己一样可以唾手可得。

 

 

C.4

 

 

2015 冬末 我想大约是要温暖起来

 

 

她并不美,她不会让人有期望,正是因为如此,她绝对不会让人有厌烦。

 

“否定何必选择死亡?”

用死亡来否定我觉得我活得超级棒的一生?

 

“死亡岂不是和抽烟喝酒,在赌场里大叫着输赢是差不多的事情吗?”

 

“责任本身就与生命存在无关。”

 

“让爱情变得面目可憎的是爱情存留的痕迹——是记忆。”

 

“推卸责任何必选择死亡?”

 

“遗忘就可以了。”

 

我想大概是到了春天。

迎接生命和处处惊喜的季节。

 

过去的旧日,就泡在硫酸里让其徒留仿佛存在的痕迹。

 

 

=序章=END=序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