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Risk

To be interested in everthing.And live at present,enjoy yourself.

© Fall Risk
Powered by LOFTER

【为了爱】距离天空最远的地方·阿多先生·毁灭的胜利


“为什么呢?”

“为了给你们很多很多的快乐。”

“为什么呢?”


僵住的身体,与同样僵硬死板的回答。


是这样吗?

为什么呢?

阿多先生。


不要哭哦。


*


这个世界上的悲剧由人类亲手创造。

由坚强,由光耀,由伟大的爱。


*


“将军!快要支持不住了!”


哭喊声满城地响着,而敌人军队有力地脚步声在不远方响彻,几乎已经完全可以看到的悲剧呈现在他的眼前,他仿佛已经看到血红的大字,染上了他心以为傲的旗帜,他一手创造的繁盛、荣华,将在敌人的脚步踏进这座城市的崩溃瓦解。


他的胜利啊,他的骄傲啊,他不可战胜的光辉啊!

就将毁在他曾毁掉过的光耀下。

命运的轮回与因果吗?

他不相信命运,却对现实无力挽回。


弓箭已经蓄势待发在敌人整齐一排的弩上,他看见敌人的旗帜上血染的大字,然后突兀地笑了起来,“拿我的妻子做诱饵,女儿的皮做旗,鲜血和骨肉为酒肉。”

“还真是足够残忍。”


“可是啊……这不就是胜利吗?”

“胜利就是由我和其他人的妻儿的鲜血组成的啊。”


敌人的箭猛地发了出去,士兵们鼓足了气冲上去,以为会和曾经一样获得至高无上的胜利。

眩晕的眼前,眼前的世界,世界的眩晕,他看到光芒迸发出来。

光芒从他为傲的士兵们的身体里穿透过来,火光四溅。


光芒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大吼一声,然后拿着刀冲了上去……


“父亲,好可怕,为什么要让他死得这么难看?”

“为了胜利和荣耀!你要记住!”

“哪怕是死了,也要记住!”

“哪怕敌人剥你的皮,吃你的骨肉,胜利在我们的心中!”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呢?”


*


他这一生从没有失败过,哪怕死亡也不会证明他的失败,他本身就是胜利,他是坐拥一切的伟大的、光耀的将军,他的刀,他的骨头,他的血,都在证明他的胜利,他不会失败,绝对不会失败。


哪怕再苦再难哪怕妻儿被人俘虏,也绝对不允许自己承认失败。


这是他无坚不摧的意志,也是他悲剧的源头。


*


“父亲?那棵树长得可真好呢。”

“你喜欢?那棵树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种下来了,当时啊,你的爷爷,也就是我的父亲告诉我说,等我长大了,等我失败了,就把这棵树砍倒。”

“它现在那么高,我都想不出来它该怎么被砍倒,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这不就证明了我的胜利不会被颠覆吗?”


好像那棵树也被烧掉了呢。胜利无法颠覆,但可以毁灭吧?

悲剧的造成不是世界的颠覆而末日与毁灭吧?


*


“将军!不好了!小姐……小姐和夫人被抓走了!”


……


“将军……小姐的皮被……被剥下来当旗帜了!”


……


“将军……敌军送来了酒肉……酒是小姐的血,肉……肉是夫人……夫人的手臂……。”士兵已经哽咽到无法说出完整的语句来。


可是那曾经屠杀了一整座城市的将军呢?


“……继续进攻!”


哪怕是最爱的人的鲜血也无法把胜利染成失败吗?


*


在火光灰烬与焦尸成堆中,他用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努力用身体吼出胜利了,然后重重地倒下,一整座城死寂着,一整个国家死寂着,敌军爆发出猛烈的欢呼声,而在这座荒废了的城里,女人穿着出嫁时的喜服,走到他的身边,静默着低下头去,用嘴唇咬起挂在他脖子上的玉佩,“你失败了呢,阿多。”


女人空无一物的袖管在风中飘着,然后眼泪滑落在他的脸上,“你说啊,你说啊,你为了胜利你得到了什么?你得到的是这样的下场啊。”

“用我女儿的尸骨。”

“用我的手臂。”

“用这座城市所有人的生命。”

“你换来的还是失败啊。”

“你还是输了啊。”

“可是造成的一切的一切都没办法挽回了啊!!”

女人的声音在颤抖,眼泪不断地落下来。

“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可是,”

“你只爱胜利。”


女人狠狠地咬着自己的舌头,她的眼前一片模糊,她仿佛又梦见了她出嫁的那一天,鲜红的嫁衣,英俊的男人,红色的烛光,她梦见了她刚生下来的女儿的啼哭声,梦见了男人大口喝酒时的爽快凌烈,梦见了女儿种下了一棵弱不禁风的树,梦见了刀,梦见了残忍的光景,梦见了高高挂起的旗帜上血般刺眼的红字。


她倒在了男人的胸前。


她梦见了新婚第二天男人征战沙场时的绝情,梦见了他大口喝酒时张扬的胜利。


“不败将军吗?很厉害!”

“我要嫁给的是这样的男人啊……”

“……不是啦,只是……只是因为……啊,对,我好喜欢你。”

“这是……我的孩子?”

“小小多很可爱呢……”

“长大以后也要像父亲那样吗?不行啦,小溪你是要嫁给像父亲这样的男人。”

……

“小溪,听我说,如果你能活着出去,一定,一定不要嫁给父亲这样的人。”

“啊,看起来,谁都无法完整的带着爱出去了呢。”

“小溪,娘亲告诉你。”

“娘亲告诉你……”

“娘亲……”


一片灰暗的光景,在这样的土地上,敌人的国家满是因胜利沸腾的欢呼。


“啊呀,胜利的人啊……”

“早晚会死掉的。”


*


他抱起了那个孩子,“啊!我胜利将军的孩子!该取什么名字才好呢?”

“叫溪吧,川流不息的河流,永无止尽的胜利。”女人温柔地笑着。


啪,这样的光景成为了记忆中最美好的黑白片段,被这样残忍的剪下来,贴在了他的心口。


灵魂飘零中,他看见那儿站着一个小小的孩子,抱着膝沉默不语,他走过去,那孩子没有脸……有的只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他摸着孩子的头,孩子扯了一下“嘴”带出血沫来,倒像是,象征着“笑”。


“痛苦吗?不要紧……我,会来安慰你的。”


*


“阿多先生真有趣。”

“阿多先生为什么会成为孩子的朋友呢?”

“我很喜欢阿多先生。”

“阿多先生,阿多先生……”


孩子的哭声,笑声,欢呼声。

小溪的血,小溪的皮,小溪的痛苦。


“啊……对不起。”


*


神赐予的王座,以及孤傲的王者,他深爱的妻子,风化在风中他孩子的皮骨,阿多叫什么名字?是啊,叫什么名字?


*


“阿多先生为什么要叫阿多呢?”

“因为啊,我要给你们很多很多的快乐啊。”


因为啊,我要给你们很多很多的快乐啊……

要给你们很多很多的……


*


其实不是的。


对不起。


-TBC-。



灵感是那个什么江洋大盗什么的我记得,里面就有剥皮的情节,反正大家除了一个男的貌似都死的很惨,我突然挺想去看看的,很好奇各位怎么死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剥皮+稻草人(吓死)了。

仔细想想看真是蛇精病的电影(电视剧?)那个时候一个片段一个片段放,还是午夜,我就每天都熬夜追着看…………_(:з」∠)_我的童年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