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Risk

To be interested in everthing.And live at present,enjoy yourself.

© Fall Risk
Powered by LOFTER

【为了爱】距离天空最远的地方·失去与得到·阿多先生


“为什么呢?为什么人总是要失去一点东西?”

“是为了迎接得到和未来哟。”


……


“感谢你,阿多先生。”


*


我叫木岸,一个古板而且看起来没什么寓意的名字,而的确,它是没什么寓意,亲生父亲原本是打渔的,后来发家致富了就抛弃了我和我的母亲,奔向了他信以为傲的爱情,奔向了一个没有母亲温柔但奶敻子比母亲大的女人身边,像个狗似地向那个女人效忠自己的爱,以性为前提的爱,就这样,十四岁的我丢失了我的父亲,大概在我出生的时候我就丢失了他,只是他一直都在慢慢地消失直到我十四岁的到来,他似乎彻底从我的人生当中扯开来了,尽管过程有点疼而且过去的事情无法改变和遗忘,但是他确确实实地抛弃了我的母亲,以及我。


我有时候回忆起来也会想,人这一生总是有得有舍,而且得到的东西总有一天会失去。


就像小时候父亲拼命赚钱给我买的娃娃,啊大概最后好像是因为好奇心使然用母亲送我的剪刀把娃娃破肚剪开,里面的棉花乱飞来着,为此我还被母亲恶狠狠地骂了一顿并且罚了我以后再也无法动用那把剪刀,唔,还有我再也没办法得到一个像那个小丑娃娃一样可爱的玩具。尽管其中的理由不止包括我把房间弄得一团糟这件事,但是一想到这些我就会想,这就是命运不断地重复和轮回。

得到什么就要失去什么。


父亲买给我的娃娃,母亲的剪刀,小时候第一个结交的朋友,初中告白的男孩,最喜欢的班主任,家门外的那棵提不起精神的小树,父亲,嫁给继父的母亲,可爱的妹妹,可以考上的一线高中,大学里分分合合的恋爱对象,失之交臂的奖学金,接二连三丢失的工作,交好的同事,幸福的生活,和谐的家庭,阳光向上的社敻会,还有……

还有阿多先生。


*


与阿多先生的初次见面是我五六岁的时候,说起来还有点害臊,五六岁的我就在幼儿园里称霸王,把自己当做高高在上的公主皇后之类的人物,可能是因为那时候的父亲母亲还拥有对希望美好的天真,所以把那希望寄予在我的身上而对我过分宠溺的原因吧。

可是吧,就是因为我把这种幼儿园的人应该好好地天真地当好朋友这种平衡打破了,所以我才会被人孤立被人讨厌被划进一个“爸爸妈妈说被宠坏的孩子”“好讨厌的人”这样的圈子吧。尽管因为害怕我虚张声势的拳头他们不敢在面前这么说,可是小孩子多天真多细腻啊,就算是我这样有点粗神经的人也还是听到了很多苗头,我甚至都不敢告诉在饭桌上问我在幼儿园里交到了哪个朋友的时候说没有任何一个。


然后阿多先生就出现在了我的梦里,那天做了个噩梦,好像应该是我第一次做的噩梦,小孩子嘛,要是成天梦见些可怕的东西该怎么正常生长呢,以前梦见的都是些糖果梦幻的东西,所以初次的噩梦倒成了记忆里很深刻的东西。


那天我梦见唯一一个愿意理我,愿意和我做朋友的女孩和我绝交了,然后快快乐乐地带着笑和另一个女生圈的人玩跳皮筋,唔,看起来和噩梦这种东西不搭界吧,但是真的是给我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呢,就好像是所有人都不理你了,你孤立无援了,现在你拥有一切,甚至是一座繁茂的城市,可是如果这个城市里只有你的话大概是很痛苦很孤独的一件事情吧,而且小孩子嘛,那时候天大的事不是世界毁灭而是自己的朋友不理自己,这就是小孩子啊,天真执拗,有时候甚至会爆发无限的勇气。所以那真是可怕的噩梦啊。


然后阿多先生来了,跳皮筋的声音离得很远,阿多先生的声音却很近。

他就在不远处,我看不见他,他也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而已,黑色的,小时候挺讨厌的一个颜色,不过,阿多先生的声音,怎么说呢,给人“治愈”一样的感受,就像是你刚刚还在阴暗冰冷的地方可是突然“啪”地一声一根火柴点亮了,阿多先生之于当时的我,就是如此的存在。


“你在害怕吗?不要害怕哦,听阿多先生说,噩梦都是假的。”

“阿多先生告诉你哟,你最好的朋友不会离开你的。”

“阿多先生会陪你的哦。”

“不要哭啊,哭着的小岸会失去朋友的哦。”

“不要害怕,小岸同学,阿多先生会陪你的。”

“阿多先生不会欺骗和伤害小孩子的。”

“把眼泪擦掉,恩,去和他们一起玩吧。”

“看吧,要做到的话一切都可以的。”

“就算没有人理你阿多先生也会一直陪你的。”


就是这样的话,甚至他都没有过来擦掉我的眼泪,只是单纯地想要跟我说什么的那样,想要安慰我,想要让我勇敢起来,想要让我得到朋友,就是像出自如此的心思,他不断地对我说着什么,把我逗乐,让我在梦中和那些曾经对我害怕、对我厌恶的人一起欢愉地在一起玩,甚至影响到了我现实生活中和那些人的相处,让我得到了更多的朋友。

尽管他只是出现了一次,在我的梦中,可是那时候的我没办法忘记阿多先生。

阿多先生是多么美好的存在啊,对于那时的我那简直就是最明亮的灯,比世界、和平、爱、美丽的花裙子、金钱、还有父母送我的生日礼物重要得多,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我了解我但是只出现在梦中一次的人,令人念念不忘想着“阿多先生”。


虽然最后还是和那个亲密的伙伴离开了,还是告别了幼稚园的生活残忍地把以前的朋友隔绝了,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一个名字叫做小学,叫做为了成人而设置的学堂的第一课,叫做一年级,唔,还有人在网上跟我说这就是“世界毁灭的开端啊”这样令人咋舌的形容,后来在这样对于学校、对于分离、对于明天早晨太阳的恐惧的我的梦中,阿多先生再一次像是希望般出现了。


“不要哭哦。”

“真是懊恼呢,又在想‘总是在失去什么东西’这样的事情吧?”

“可是还是有得到的啊,而且啊,而且阿多先生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阿多先生尽管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但是阿多先生会一直陪着你看着的哟。”

“那些分离的结果是为了让你更加坚强和为了迎接未知而创造的。”

“世界也不只是单一的‘失去’,比起哭泣的话,”

“现在更重要的不是擦干眼泪对着明天立下充满勇气的誓言吗?”

“小岸同学,你已经长大了,再哭的话阿多先生会不喜欢你的。”

“恩,来,跟我说说看你想要成为什么吧。”

“唔,爸爸吗?真是有勇气的梦想呢,不过的话,小岸以后会成为的是‘妈妈’哟,不过也还是很不错的不是吗?”

“恩,笑起来了呢。”

“小孩子啊……”


这次又是阿多先生,在梦中和我聊了起来,让我从带着泪痕入睡变成带着笑容进入安眠,以后每次想到阿多先生就会想到那时我醒来时温暖的阳光,阳光下闹钟滴滴答答地响着,母亲手忙脚乱地给我背上了书包,然后送我走到了令那时的我感觉到巨大无比的陌生的恐怖的学校,还有新的朋友,需要学习的课程,笨拙地绘画,还有每次做错被批评时忍住的眼泪。


什么使我这样平和地迎接着长大,平安无事地生活下去,让我即使沮丧也还是会想起阳光这种温暖的东西。


我想,就是阿多先生说的,“那些分离的结果是为了让你更加坚强和为了迎接未知而创造的。”

而且,我一直都相信,阿多先生在陪着我,陪着我看着这个世界,即使有分离却还是会为我期盼得到,然后在我噩梦的时候远远地看着我安慰我。


只是如果要离开这些,离开噩梦中温柔的安抚,离开阿多先生,那该是多么令人恐慌的事情?


原本我以为其实阿多先生就是我“不会丢失的东西”,直到我十八岁那年。

直到我迎接真正的长大,真正的成年,而我的成年礼,就是理所应当的,“失去”。

现在想来还是有点悲伤和绝望,“失去”充斥于人生的每一个地方,而我们却还在傻乎乎地祈求“不要失去”和“得到”两个东西。

然后在这样笨拙天真的想法下,迎接十八岁,迎接长大,迎接始料未及的命运给我们的惊吓。


*


十八岁那年我高三,而紧张刺激的高考正在一步一步地朝我逼近,因此我的噩梦多了起来,学业繁重,父母和教师充满期盼的眼神,还有同学们一个个地都在努力着朝着更高的分数奔去,这些压力逼得我喘不过气来,不过那时我很庆幸,我还有一个“阿多先生”陪着我。


咂,现在要我在想起那沉重的一夜我真的是痛苦至极,唔,就像是给你一个气球,你拼了命地去吹大它,然后呢,那个给你的人告诉你,“把它打破”那样残忍的事情,残忍不只是因为气球打破时刺耳的声音,你白费的努力,最重要的是,那个给你了无限希望的人,告诉你“不会失去”的人,突然跟你说,“啊你得失去我了”像这样打击人的话,那个本来是你的希望的人,却是给你致命绝望的人,这个事实嘲讽而现实。


那一夜,阿多先生跟我说,“啊,明天就是你的十八岁生日了。”

“真是抱歉啊我得离开你了。”

“诶,怎么哭了呢?”

“不要哭啊,我只是没办法出现在你的梦里了。”

“的确……我是承诺过会一直陪伴你,给你很多很多的快乐。”

“小岸!不要哭了!明天之后你也会忘记我的。”

“大人是不会记得‘阿多先生’的。”

“你就算再怎么强词夺理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我,‘阿多先生’是为了孩子而存在的。”

“小岸!你马上就要成年了!以前的你能够面对这样的事实,难道你越长大就越胆小了吗?”

“小岸!拿出你的气势来!哭哭啼啼算什么?”

“小岸,阿多先生马上就得走了。”

“迫不得已。”

“对不起,原谅我。”

“把你‘不会失去’的梦打破了。”

“对不起,小岸,你会忘了我的,勇敢地,充满希望地活下去吧。”

“不要哭泣,小岸,你是女王大人啊。”


依稀破碎的记忆,话语,还有我的哭声,成为了真正的、永久的噩梦,因为这正是解开了我所有噩梦的阿多先生带给我的。


带给我这样残忍的事实,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逼迫我独自迎接未来,差一点把我逼到绝望边缘,只是啊,我已经习惯了被阿多先生安慰,一被他安慰,一听到他的声音,一想到他我就会燃起希望,阿多先生说小孩子都习惯依赖,我现在依赖上了阿多先生,并且没办法接受失去,所以我还是小孩子,所以我没办法成为真正的大人忘掉“阿多先生”。


嘛,他失策了。

而我,也永远地失去他了。


啊啊啊,看到这里的看官们可别对我有任何怜悯之类的感情不过你们也只是看看而已,我已经习惯了这种丢失了,我知道,或者每一个人都知道,人总是在丢失着得到的东西,没有可以永存的东西,爱、希望,丑陋的,美好的,然后还有生命。


二十五岁的我死于车祸,来到了一个名为死后的世界的地方。

这个地方,囚禁着一直陪伴着我的阿多先生。

我想,我也许,不会失去阿多先生。

如果有可能,这次,这次我绝对不要失去他。


*


阴沉的地狱监牢,没有干劲、无所事事的犯人们有气无力地发出叹息之类的声音,他们大多只有一团黑色的阴影,在潮湿的地面上蠕动,挤来挤去,看起来十分令人生恶。

突然,沉重的大门缓缓地拉开了,红色的背景,火焰在跳跃,女人张狂的笑容和同样傲然的声音,“贱民们!都给我下跪!”


“啊!快看新的监狱长!”


最角落的最庞大的黑影扭动了一下,然后好像是做着抬起头的动作看到了女人,而女人的眼睛褶褶发亮,沿着笔直的线路朝他走来,那就是仿佛火焰和光照的东西那样,闪亮着发光,

而它正一步一步地逼近黑影,黑影似乎缩了一下,然后又抵住了特殊的栏杆。


女人站到了这巨大的黑影面前,无所谓地甩了甩自己的黑发,恶劣地笑了一下,笑容阳光灿烂,“初次见面,阿多先生。”


黑影扭曲着,声音嘶哑,“你不害怕我吗?”


“不害怕哟。”人的笑容把像光一样的东西打开了,光源从某个不知名的花园、草丛、还有郁郁葱葱的森林里传过来,它们和谐而温暖,夺目却不刺眼,就这样慢慢地侵入到人的内心,以求一片安心的田。


而黑影似乎在哭,发出哽咽嘶哑的声音来,“感谢你如此……”


“不。”女人的面色严肃,然后她微微勾起嘴角,焰红的背景燃烧着,把她的笑容化作一团温暖的、充满希望的火团,灼热温柔,“不,阿多先生。”

“是我要感谢你。”


“阿多先生,我叫木岸,多多指教。”


*


记得有一次我问阿多先生为什么不接近我。


“你会害怕的。”


“才不会呢!”


“阿多先生长得很恐怖的哦!小心把小岸吓个半死!”


“可是阿多先生……我真的很想见见你。”

“求求你了阿多先生,让我见见你。”

“小岸不会害怕阿多先生的。”

“即使阿多先生长得像是我最讨厌的虫子也不会。”


“为……为什么?”


“因为……阿多先生是阿多先生啊。”


“那么,小岸,你过来,如果害怕的话就捂住眼睛。”阿多先生的声音里好像带着颤音,而我小心翼翼地、充满着好奇却又有些畏缩地一步一步地走到阿多先生的面前,仔细地看着他的脸。


“你不害怕吗?”


“才不会呢。”

“阿多先生长得很好看。”

“即使只有一团黑影也很好看。”

“阿多先生是最好看的了。”

“阿多先生……你是在哭吗?”


“不,小岸,阿多先生现在在笑。”


“恩,阿多先生,我很高兴可以见到你。”

“恩,还有,阿多先生,我喜欢你。”


“恩,小岸,我也喜欢你。”


声音逐渐远去……回忆模糊在越来越多的记忆里。


*


“我不害怕阿多先生哟。”

“因为,阿多先生是阿多先生吗。”

回忆里的女孩坐在黑影的旁边高兴地笑着,黑白的剪影却仿佛是最温暖人心的存在。


黑影似乎颤抖了一下,继而爆发出更加猛烈的哭声。

啊,越是庞大越是坚强的东西越对敏感脆弱的事物更加敏感脆弱。

“对不起啊,小岸。”

“小岸,也只是小岸。”


“恩!”


*


感谢你,阿多先生。

感谢你陪我看这个世界,直到我的死去。

感谢你从未丢弃过我。


感谢你,阿多先生。

还有,阿多先生,我还记得你。


以及,我没有失去你,

并且永远都不会失去你。


-TBC-。


为了孩子,为了成人,为了那始料未及的未来,为了这个世界长久的童话,

以及,为了这个世界所有的爱。


QAQ我自己居然看哭了。

为了爱的系列一直都想写,坑了那么久,现在翻起来,我还是想写那么单纯的东西啊,仅仅是爱。只要是爱就够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