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Risk

To be interested in everthing.And live at present,enjoy yourself.

© Fall Risk
Powered by LOFTER

纪念我曾经的厌猫史和长久不可治愈的弟控。


掉落的露珠,滑落在花叶上,压住柔软的花叶,顺着茎缓缓滴落。

清新的空气,偶尔走过的白色的小猫,慵懒地伸着懒腰,用软软的脚掌的抚弄着自己的脸,


然后愉悦地发出叫声,是整个庭院微不足道的声音。


金发的漂亮男孩,身后是黑衣笔挺的随从,他欢乐地笑着,随手摘下的花朵,粉嫩的花瓣被


手指碾压在不经意间碎成了粉末,可男孩还是笑着,开心地笑着,有时小声对着身后的随从


说话,茎叶也在蹂躏下破烂不堪。


男孩的笑容灿烂如阳。


白猫跳窜过花园,男孩像是发现了什么令人愉悦的事物,飞快地奔到白猫的跟前,挡住了它


的去路。


白色的猫瞪着宝石般的眼睛,呲牙咧嘴地对着男孩示威,却在触及到男孩冰冷的目光时狠厉


的气势退了下去,它软了下来,一步一步地朝后退。


男孩步步紧跟,低着头,微笑着思索着什么,赶来的仆人喊着少爷,男孩蹲下身子,轻轻地


抚着白猫柔顺的毛发。


[ 少爷。]赶上来的随从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看着蹲下身子,看不清神色的男孩,看到男孩跟


前不断退后并且浑身的毛都竖立起来的白猫之后,皱起了眉。[ 少爷,这是大少爷最喜欢的


猫。]


[ 我知道。]男孩的声音,有着难以形容的喜悦,[ 这是哥哥,]他从白猫背上的手慢慢退到


白猫的脖颈处。[ 最喜欢的 ]双手狠狠地箍住,然后收紧,面色不改,依旧是充满喜悦的声


音,笑意满满,[ 啊。]白猫泛起的白眼,慢慢地倒下,然后就再也没有起来,男孩站起身来


,垂下的刘海,挡住左半边脸,对着身边的随从,笑着说。


[ 不过,哥哥,他也不一定什么都知道。]

[ 是吧?伊尔特。]男孩绽开的微笑,同阳光般灿烂。


[ 是的,主人。]被称作为伊尔特的随从,恭敬地对着男孩说。


[ 真是,乖呢。]男孩随意地摘下花朵,又揉得粉碎,粉末随着微风飘到了池塘上,花瓣的碎


片,沉淀到了池底。


[ 所以说啊,猫啊,真是,非常讨厌呢。]男孩弹弹手指,[ 弄脏了手呢,伊尔特,你知道接


下去该怎么办吧?]男孩继续微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