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Risk

To be interested in everthing.And live at present,enjoy yourself.

© Fall Risk
Powered by LOFTER

昨日青春 第八章 B面浪漫的死亡

 

第八章 B面浪漫的死亡(上帝视角)

 

 

“窦知向是个狠角色,只是太年轻了。”男人叹了口气,“不过,可以好好利用他和那个让人恶心的警察的关系。”

 

窦知向在那天清晨被一辆车送往男人的家宅。

这家宅又大,里面的东西又多,窦知向从小就向往这些,向往着和自己的朋友们,能够快乐、安宁地住在这样的地方——只是这快乐、这安宁已经缺少了最重要的一块。

 

推过来的手提箱里从来不只是放着钱,一把枪,还有一张照片。

 

“很熟悉吧?”

 

“不是很熟。”

 

“那就好,要是伤了熟人可就不好了。”

 

窦知向笑眯眯,推开了枪,他不怕死,可是他现在的生命已经失去了一部分爱情,他不能再放弃阿兴了。

“你知道吗?我想杀照片上这个警察已经很久了,光是揍他一顿可不够。”

 

“哦,这警察怎么惹着你了?”

 

“他抓我进了那破烂拘留所,不给我饭吃,关了我三天三夜,你说我该不该恨。”

 

“你说的这得是动私刑了,警察也干这事?”

 

窦知向只是笑:“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过也好,既然打的是你恨的人,那我就开心了。”

 

“不过,我提一个小小的建议。”

 

“不必派大哥的人手了,只要带着我的人去揍就可以了。”

 

“哦?”

 

“因为他很弱的,是个弱眼镜书生。”

 

*

 

“楼晓杰,我们要谈谈。约个时间吧。”

 

“你这是求我?”

 

“你不答应?”

 

“我为什么非要答应?”

 

“我告诉你,楼晓杰,你既然要走那条笔直宽敞的阳关大道,以前就不该惹走在破烂独木桥上的我,既然你惹了,你就不能不答应。”

 

“为什么?”那人其实已有些开心,但却似乎还要反问。

 

“我已经很累了。楼晓杰。我只是想要方得兴好好的,让他好好的。”窦知向靠在墙上,他说:“你要不要谈谈?”

 

“……”那边的人沉默了很久。

 

“不说话,我挂了。”

 

“别,我答应。”

 

窦知向满意地笑了,那笑意中却是深深的疲倦。

“好啊。”

“那么,还是老地方见。”

 

“我……可以带啤酒去吗?”

 

他突然一怔,艰难地开口:“好的。”

 

他在电话这头都能听到那头快乐的声音,那般快乐的,那般无忧无虑的……

“楼晓杰,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

他靠在墙上,却也支撑不住自己,他却任由身体滑落。

“那我也去死好了。我们一起死。”他习惯性地笑了笑:“是不是很浪漫呢?我们不是罗密欧也不是朱丽叶,我们一定能一起死的……”

窦知向想哭。

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哭。

所以他只好笑了。

 

 

*

 

便利店的售货员常看见那个年轻帅气的小哥来买啤酒,每次都买一沓,装进一个袋子里,而且每次都很开心的样子,即使售货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看见那笑容,烦恼也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那男人又来了,还是挂着怎么藏也藏不住,他也不想藏的笑容。他这次买的不多,似乎只是为了助兴,不是为了喝醉。

 

结完账售货员问道:“先生怎么那么开心啊?”

 

他似乎很乐意回答这个问题:“你丢了钻石戒指,又找回来了,你开不开心?”

 

售货员惊呼,看了看手中,幸好钻戒还在,而再抬起头,男人已经不见了。

 

她想,真是个快乐的人,他应该也会有快乐的结局吧。

而无论怎么样,至少有人期盼着他有快乐的结局,那他已经让许多人有了快乐,有了救赎,有了盼望,那么他就觉得,自己的结局已经不重要了。

 

当他提着啤酒上楼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这是不重要的了。

方得兴是他最珍贵的朋友,而窦知向是他最深爱的人。

他了解他们两个就像他们两个了解彼此那样。

这两个人是他同样重要的东西,就像他们彼此之于彼此那样。

 

他快乐地想:我可能会死,可是我还是想看见窦知向,窦知向也可能会死,那我可能就看不见他了……

 

在他推开天台那扇门之前,他有无数的盼望可以去想。

这就已经足够了。

 

 

*

 

 

“姓名。”

“方得兴。”

 

……

 

“你和被害者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朋友。”

“你为什么要杀被害者?”

“我的两个好朋友互相喜欢,可是一个是笨蛋,一个是傻子,两个人都固执得很,想要保护对方,又想坚持梦想,最终将彼此越推越远。直到他们死去。因为死亡才是他们的解脱。”“所以你杀死他们了?”

“其中一个。”

“我不觉得你是要给其中那个解脱。”

“对,我喜欢其中另一个。这一个害死了另一个,我恨他。所以我开了枪。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才意识到,死亡才是这份无疾而终的感情的最好解脱。”

“所以你拯救了他们?你想这么说?”

“不,我想让法官给我判死刑。我想要死。”

 

……

 

“放心吧,给你判个无期也不会是死刑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去死?”

“晓杰常跟我提起有个叫阿兴的小孩,他很固执,也很聪明乐观,懂得大体,识时务,知进退,可是却的确固执得很。但不是个坏人,从来都不是。”

 

方得兴捂住眼睛,他好像要哭了,却没有一滴眼泪流出来。

 

离开的男人拍了拍他的肩。

“晓杰常说没有什么是不能拯救的,破碎的爱情,痛苦的罪行,都是一样的。”

 

只是这拯救有时候得是漫长的死亡,有时候,得是漫长的刑期。

青春用来犯下错误,过后不断地去弥补那甜蜜的错误。

 

但没有什么是无法被拯救的。

 

 


评论